澳门新濠天地娱乐官网>开奖直播>无忧国际 - 我9岁耍炸药砸断双腿,遭九次意外逃生,如今靠卖蜂蜜养活家人

无忧国际 - 我9岁耍炸药砸断双腿,遭九次意外逃生,如今靠卖蜂蜜养活家人

无忧国际 - 我9岁耍炸药砸断双腿,遭九次意外逃生,如今靠卖蜂蜜养活家人

无忧国际,我叫张嵩现,家住洛阳市嵩县。不认识的人觉得我叫嵩县,觉得太大,镇不住,其实不是那个字。认识的人叫我“铁拐张”。我这一生前半辈子坎坎坷坷,九死一生,现在住楼房,娶新娘,上过央视,做过巡回演讲,也算风光无双。门口这春联,字是嵩县文联的书法家写的,内容是洛阳市一个领导题的,完美总结了我这三四年。#我的故事#讲述/张嵩现 整理/韩延昭

我今年56岁。小时候家里条件差,那时候一家7口人就住了两间房子,外间是厨房,里间前边是床,后边也是床,晚上睡觉只觉得一床都是腿。上学时候让写大字,我买不起毛笔,就薅一把猪毛绑住,塞到小竹筒里头当毛笔。咱这个村叫三合村,上中学得跑到黄庄乡乡中。咱这儿距离乡中有点远,那时候有一趟公交车,就是那种长鼻子解放,你要是看电影,肯定见过,就是那种运兵车。坐一次3毛钱,我没钱呀咋弄?那就拄着拐棍跟着跑。

我这腿是咋回事吧!9岁那一年5月6号,我记得特别清楚。从黄庄到车村修路,那时候没有铲车、挖土机,都是放炮炸石头。村里头家家户户都有炸药,俺们三四个孩子,拿了一包炸药,去河里崩鱼。点着后扔到河里头,他们三个往那边跑,我往这边跑,路边有个石坎,我一钻就躲到石坎下边了,谁知道石头是活的,炮声一震,筛子那么大一块石头掉下来,砸到两条腿上……当时哭了一嗓子就疼晕了,啥都不知道。

等我清醒后,两条腿就跟不是我的一样。医生不停的说你动动,动个屁呀,浑身疼,咋动?后来吧,这条腿按着有知觉,那条腿没知觉,坏死了,没办法,只好截掉了。就这条腿,也是安了假的半月板,一条缝合口从膝盖下边,一直到大腿根,这里边钢板都还没取出来,天阴下雨还会慢津着疼。那时候年轻,等到学会拄着拐棍走路,也不觉得有啥不方便。跑十来里上学,上坡放牛,给牛割草,啥也没耽误干。

我是80年高中毕业,回来后跟着生产队干活。人家别人两条腿干活,咱是一条腿,肯定跟不上呀。那时候是大集体挣工分,壮劳力半天是5分工,我只能挣2分工。俺家不算我姐,我是老大,年年工分都不够,分的粮食不够吃。我咋弄?喂牛。喂牛是2分工,割草垫牛棚攒绿肥也是2分工,清早出粪肥又是2分工,这样咱不就能多得几分工了吗?(当时没有图片记录,作者在村子附近拍到两只羊)

82年以后,允许做生意了,我就在村部附近开了个代销点。那时候咱山里人少,也没钱,干了几年,也是不中。咱附近没有别的商店,进出山卖货的人都在咱这儿歇脚,见人家骑着自行车,老眼气(羡慕),想学。我就一条腿,蹬不转脚踏,我想了个办法,找一块长条石头,绑到脚拐子上做配重。这条腿要是不蹬,石头就压下去了。哎,慢慢能骑走了。能骑自行车,我的脚程就远了,上山收山货、药材,送到县城,我还骑着自行车跑过洛阳。

84年冬天,我收了一点山货,准备送到洛阳。你知道不知道,以前自行车带东西,就是用钢筋焊个筐,后座一边挂一个,上面还能再放个竹筐?我就是那样骑自行车,带着东西,到嵩县跟伊川交界那个地方,搭乘了一辆拖拉机,翻车了,要不是钢筋笼撑着,我只怕也叫压死了,命大。到87年左右,有人来咱山里教裁缝,我就跟着老师傅学剪裁,学了十天,毕业了,回来腾出来半间屋子,买了锁边机,缝纫机,就营业了。做一身衣裳十几块钱。

蹬缝纫机时间长了不舒服,我就站在门口休息,看见拉矿石的大车,从门口过,后边少个轱辘。我喊叫着:“哎,你那后轱辘没了……”正喊着,门口咚一声,我靠在门外的拐棍叫砸断了。那是咋回事吧!他车拉的太沉,后轱辘外面的轮子螺丝脱了,他也不知道。咱这儿是慢下坡,他车在前边跑,轱辘在后边滚,刚好撞到我这门边上,墙上泥皮怼掉脸盆那么大一块,给我拐杖也砸断了。我要是再往外头迈一步,现在估计坟头草也一人多高了。

九几年我忘了,那一年雪下的大,一个多月还没化完。十来个人在我屋子里烤火、打扑克。有个卖白菜的嫌冷,想把一车白菜批发给我,我一个人也吃不了多少,一车呢,我会敢要?他说他没有小称,问我借根称,我到后墙根寻找,听见房子根基“咯吱咯吱”响。那是雪水化到根基里面,地基走形了。我觉得不对,房子弄不好要塌,赶紧喊叫大家往外跑,几个利索的人帮着收拾了点值钱东西,刚出来几分钟,整个房子都陷下去了,一个个脸都吓白了。

咱这个样子,虽然说多少会点手艺,山里头挣钱不容易,也就没说过媳妇。谁会能看上咱呀?91年,我大姐家添了老三,那在当时,可是违反计划生育的,弄不好牛得叫牵走,家里粮食挖走完。我说干脆,我抱回来养着算了。你养过孩子就知道,没有奶水,全靠喂麦乳精,头仨月,是真难熬呀!就希望有人能帮着带带孩子,叫我踏踏实实睡一个钟头,没人。

大概是00年,我在黄庄开修理铺,晌午时候感觉手麻,腿没劲,眼看着嘴慢慢扭了。到卫生院一检查,怀疑是中风,中药、西药吃了十几服,不中。晚上睡觉,总觉得脖子不得劲。本家有个侄子是医生,跟他说了,他说要不你去检查一下颈椎。拍了片子,是颈椎长了骨刺,不能低头。不低头咱咋干活?干不成呀。村里人说让蜂蜇一下能止疼,我就开始琢磨着养蜂。后来村干部找到我,说咱以前教过扫盲班,村里就把学前班交给我,一下干了10年。

老掌柜(父亲)其实一直都养有蜜蜂,不过都是在土墙上掏个洞,安个木箱子,传统方法养。我回来准备养蜂以后,买了一本书,越看越觉得里头有学问。星期天骑着自行车,跑到放蜂人那儿看,回来慢慢琢磨改活箱。头一年改了三箱,有两箱也算成功了,高兴呀,想着让它们早一点繁殖,刚开春就进行饲喂。哎,那时候不是没花嘛,别的蜂过来盗糖,打仗。我按书说的,把进出的洞封上。老掌柜不知道,趁我去学校,把封口的泥皮扒开了……

第二年,又试两箱,叮嘱不让老掌柜管。老掌柜养了半辈子蜂,看我不照他的路数来,指着墙上的蜂箱说:“这几箱是我收的,你不准改。你养你的,我养我的。”不改就不改,咱就看看到年底谁割的蜂糖多。我这两箱蜂,那年割了64斤蜂蜜,到了第二年发展成了6箱。老掌柜养了一辈子蜂,也没有超过20斤过,这以后就偷偷看我的蜂箱,问我:“我这一箱你啥时候改?”我还逗他:“你养你的,我养我的,咱俩不是比赛吗?”

第二年,他那箱蜂出了点毛病,见人就蛰,老爷子气的直骂娘,嘟囔着:“再蜇人,弄把火,一下给你烧光……”我安慰他那是有病了。买点药喷了几天,好了,老掌柜又开始催着改活箱。以后不管是我买树解板,还是做蜂箱,他都非常支持,我去上课了,他在家给我做蜂箱。那一年,我们爷俩发展到19箱,割了180多斤糖,卖了一万多块钱。

对于山区农民来说,种药材规模小了不挣钱,规模大了不好管理,封山育林又不能养畜生,在家想挣钱不容易。这几年嵩县农村扶贫力度比较大,县里支持咱残疾人创业,帮着办理了养蜂合作社,叫我下乡给山区老乡们讲讲养蜂经验,我说:中呀!咱这儿山大,植被好,我养的蜜蜂又跑不到太远的山上,要是他们养蜂一年也能挣一两万,不就也脱贫了,谁愿意被人叫“贫困户”,啥光彩呢?

蜂糖多了,光靠咱村里人,肯定是卖不完,拿到城里头,好些人不识货,说我是假的。我虽然是个瘸子,但是咱不傻不是?我看人家都在网上卖东西,就找人教我。我养大的外甥也上完学回来了,就叫他弄个网店,我养蜂,有空了跟网友聊聊。那是前年四五月份,她通过别人介绍,想买咱蜂糖,就在网上聊天,我给她说了我这半生,九死一生的经历,她也给我讲了她的身世,离异一二十年了,也不容易,这一聊,挺投缘,就约到洛阳见面……

她是汝州的,城里人,咱是老山圪拉里的人,刚开始我就没敢想太多。从网上说第一句话,两个多月见面,再到结婚总共半年时间。你们年轻人流行上网,网恋,哎,没想到我这一条腿的老头子,也撵了一次流行。她来咱家看看,也不嫌弃咱,就在一起了。结婚也没照结婚像,这张照片还是亲戚用手机拍的。

赶上咱三合村这几年新农村改造,县里、市里比较重视,我也趁着东风吆喝宣传,咱家蜂蜜也就不愁卖了。我这“铁拐张”养蜂,也成了脱贫致富的典型。典型不典型,咱自己心里清楚。我有点死心眼,不愿意弄虚作假,再说咱到底不方便,养蜂规模发展不起来,把我树立典型,真是心中有愧,当不起呀!真要是咱合作社发展大了,说我是典型,也就算了,现在大家刚开始养蜂,咱不敢牛皮吹太大了。

那一次省里、县里领导来看我,我也是说:以前条件不允许,现在给我这么多支持,我就一门心思,把蜂养好,把人带好……

上个月中国残联在北京开会,让我分享个人经验,其实我也没啥经验可谈。我就是有点气愤,有的城里人可能是一辈子就没吃过真蜂糖,假的买的一个劲,咱真的卖不出去。中央电视台采访,我也是这样说的。老百姓干点啥不容易,我想着等自己有能力了,帮着更多人过上好日子,就行了。

澳门金沙网上娱乐平台